河南快优好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0371-62900371

《梦绿堂枪法》探微

  

  从现有资料看,《梦绿堂枪法》一书是我们能够看到的最早的专论少林枪法的文字资料。它最早见于吴殳的《手臂录》一书。

  

  吴殳(1611年—1695年),又名吴乔,字修龄,号沧尘子。明末清初著名武术家。本江苏太仓人,早年入赘到昆山,遂占籍昆山。吴殳是明朝灭亡后坚守志节的遗民,高才博学,游踪甚广,一生过着寄人篱下的清苦生活。 吴殳勤于著述,其著作主要有《围炉诗话》《手臂录》等。

  

  吴殳自幼习练武术,曾从石敬岩学习枪法、从项元池学习刀法、渔阳老人学习剑法,尤其对枪法深有研究。

  

  《手臂录》是明末清初之际最重要的武学专着,它上承戚继光《纪效新书》、程宗猷《耕余剩技》、程子颐《武备要略》等,不但对明末江南各家的枪及法单刀作了精辟的论述,而且还对明代各家枪法进行了详细而具体的比较(对峨眉枪尤为推崇)。从书中《自序》中的“时戊午八月,沧尘子吴殳修龄撰”一句可知,《手臂录》成书的时间应是1678年八月。

  

  《手臂录》(4卷,附2卷)一书书清代丛书多有收录。现在最常见的是《丛书集成初编》本。清代张海鹏在书尾的《跋》中说,《手臂录》附卷两卷,即卷上《峨嵋枪法》和卷下《梦绿堂枪法》,原本都是独立传世的书,虽然都曾经由吴殳整理而成,但并非吴殳著作。但正是因为吴殳的这一整理,我们今天才看到了洪转的《梦绿堂枪法》,不然《梦绿堂枪法》很可能溜失传了,因为直到今天我们尚没有发现早于吴殳的《手臂录》(4卷,附2卷)的《梦绿堂枪法》的版本资料。

  

  在《梦绿堂枪法》序言里,吴殳说:“少林僧洪转,彼家堂头也。所著梦绿堂枪书,有八母、六妙、五要、三奇之法,洪转与洪记为昆弟。敬岩少时,与洪记至真定,同见刘德长校技,而所执竿子为德长所击落,则洪转可知矣。余久得是书,今附置于峨嵋之末,欲使见者知所去取焉。”因此,可以肯定少林洪转的《梦绿堂枪法》成书的时间远远早于《手臂录》,吴殳生活的时代应该是还能看到《梦绿堂枪法》,至于他所看到的《梦绿堂枪法》是印本,还是是手抄本,尚需考证。

  

  洪转其人

  

  《梦绿堂枪法》的作者是少林僧人洪转,这在吴殳的《序》里说的很明白,洪转生活在何时、行迹如何,书里却并没有交代。

  

  但洪转是少林僧人,这个是确定的,其名能够透露出一些信息。

  

  众所周知,嵩山少林寺自元代福裕禅师任方丈时确立曹洞宗传承“七十字辈”后,僧人的法名大都是有规律可寻的——只要是在少林寺出家的,其法名中必有一个字在“七十字辈”。福裕在少林寺定下的传承字辈的七十个字是:“福慧智子觉,了本圆可悟。周洪普广宗,道庆同玄祖。清净真如海,湛寂淳贞素。德行永延恒,妙体常坚固。心朗照幽深,性明鉴崇祚。衷正善禧祥,谨悫原济度。雪庭为导师,引汝归铉路。”“洪”字是“七十字辈”里的第十个字。

  

  在明万历四十二年(1614年)刊印的程宗猷的《少林棍法阐宗》里有洪转的蛛丝马迹;“余自少年,即有志疆场,凡闻名师,不惮远访。乃挟资游少林者,前后阅十余载。始事洪纪师,溷(hun)迹徒众,梗概粗闻,未惮厥技。时洪转师年逾八十,耄矣。棍法神异,寺众推尊,嗣复师之,日得闻所未闻。宗想、宗岱二师,又称同好,练习之力居多。后有广按师者,乃法门中高足,尽得转师之技而神之,耳提面命,开示神奇。”从这段话可以得知,程宗猷到少林寺学武时,先拜洪转的师弟洪纪(也写作“洪记”)为师,后又拜已年过八十的洪转为师学习少林棍法,后又得到洪转的武术徒弟广按指点。

  

  洪转,正德(1506--1521)时出家少林寺,后随师叔、著名武僧周友和尚习武,尤精棍法,为一代棍法大师。明万历中,俗家弟子程宗猷到少林寺习武,曾从洪转演习少林棍法。《少林棍法阐宗》云其:“师年逾八十耆老,棍法神异,寺众推尊。”洪转不仅是棍法大师,而且对枪法颇有研究,曾著有《梦绿堂枪法》一卷传世。洪转在嘉靖时还曾任登封县僧会司僧官。洪转对少林棍术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

  内容

  

  《手臂录》所附的《梦绿堂枪法》,内容包括“序”“枪法八母”“枪法六妙”“枪法五要”“枪法三奇”五个部分。仔细品味,实为学习枪法之“真诀”。其中,“序”论述了武术器械里“棍”“枪”之区别、《梦绿堂枪法》之内容及《梦绿堂枪法》附在《手臂录》里之用意;“枪法八母”“枪法六妙”“枪法五要”三个内容,讲解详细,可以据此具体操作练习;“枪法三奇”则是讲枪法实战时的战术问题,也很有指导意义。

  

  可以说,《梦绿堂枪法》高屋建瓴地系统总结了明末的少林枪法技法及使用,我们从中可以一窥当时的少林枪法是怎样的面貌。

  

  与当今少林枪法之比较

  

  《梦绿堂枪法》中洪转所传少林枪法之特点

  

  一、重视基本枪法

  

  基本枪法“拦、拿、扎”

  

  二、重视防守

  

  三、重视实战

  

  四、讲究战术

  

  地位

  

  梦绿堂枪法

  

  ◎少林寺僧洪转

  

  序

  

  少林棍法,出自神授,名重古今,余颇染指焉。山高海深,诚称绝业,得其一枝片叶,为俞为将,犹足以专门一时,复何间然。然枪之为器,则于棍迥异。古语云:“枪为诸器之王,棍乃枪之奴婢。”所以然者,枪扎一条线,形影全无,如菽一孔即可竟入。其入也,千变百幻,莫可控揣。上下不数,唯中间一点至恶,赖有封闭革之故。练封闭小成也须三年也。且其练之也,须得至猛之扎,手如矢如电而入,又须知双头枪、子午枪、月儿侧等,至难御之。扎法者,以扎我至二年之久,见肉分枪坦然如无,而后谓之有根本,乃教以破法。其法不繁,往无不中,而皆不利于封闭,所以称奇绝。

  

  棍则不然,打一大片,形影广阔。又皆一直而来,更无变幻,御之非难。所练革之功,不及枪百分之一二,其制胜全赖架势脚步,师徒注心,全在于此。少林诸僧曾不觉知,同类而等视之,以其棍之点为扎,然非透臂之扎也。以其棍之封闭为革,然非御双头、子午之封闭也。以其棍之脚步架势登游场,然枪之妙用,初不在乎脚步架势也。宇内知枪者,本无其人,所以公然行教耳。

  

  少林僧洪转,彼家堂头也。所著梦绿堂枪书,有八母、六妙、五要、三奇之法,洪转与洪记为昆弟。敬岩少时,与洪记至真定,同见刘德长校技,而所执竿子为德长所击落,则洪转可知矣。余久得是书,今附置于峨嵋之末,欲使见者知所去取焉。时戊午岁桂秋下浣,古吴沧尘子吴殳shū氏修龄序。

  

  枪法八母

  

  封:我立四平,彼扎我圈里,我略开门户,诱彼枪进满,我前腕向前一覆,后腕向后一仰,枪项离彼前手六寸许,用力封开彼枪,即扎彼虎口。然须后脚必得用力一踹,枪根贴则重有根,不离正中,紧顾圈里,防彼串枪。

  

  闭:我立四平,彼扎我圈外,我略开门户,诱彼枪进满,我前腕向后一仰,后腕向前一覆,枪项离彼前手六寸许,用力闭开彼枪,即扎彼心肋。然亦必须后脚得力一踹,腰间着力,则重而不横,紧顾正中,时时取直,防彼串枪。

  

  提:我枪立势稍高,下部虚,彼于圈里扎我膝脚,至进满时,我后手提高过头,枪尖垂下,就势起枪,于彼前手尺五寸许,提开彼枪于圈里,即斜身进步,扎彼膝脚。若彼枪就势削前手,我用拗挂,详于后巧枪内。

  

  掳:我立高势,彼于圈里扎我膝脚,我两手离胸,前手一覆,后手一仰,腰力向前一摆,掳开彼枪于圈里,就势将彼手压下,前手抬上,扎彼心穴。彼若跳出,换步取圈外,则用高搭袖破之。

  

  拿:我枪立势稍低,则上空虚,彼乘空扎我面门,我待彼进满,我前腕向前一覆,后腕贴身向里一仰,枪项离彼虎口尺许,用力拿下,复手推根,扎彼面门腰肋,当用勾手,内外皆然。

  

  拦:拦者,救败者也。单手扎人,若枪被击落,即用边裙二拦以救之。边拦者,我从圈外发扎,彼必开我枪于面前,我以后手仰阳遮身,后脚移上。彼若扎我下,则覆手压落彼枪,落步立四平。若扎我上,则伸手掤起彼枪,覆手收枪,落步立四平。裙拦者,我从圈里扎,彼必开我枪于身后,我则以彼手收枪遮护,身向前,脚斜蹈,侧身蹲倒,待彼枪上来则,下来则压,落步立四平。法曰二拦收败枪者,正此意也。

  

  还:我枪着彼,不可因胜而怠,须防从死中返活,弃怠还枪。若彼枪着我,我必就努力还枪。若彼收定,则无及矣。法曰吃枪还枪也。

  

  缠:缠者,如绳之缠物,上下四面周匝而无空处,令彼不能知我所向,我得以乱彼之出进。其法必须两手紧固,枪根着腰,二足用力,使枪尖左右旋转无隙,如碗大,所谓两手不动枪稍圆,其妙在精熟,生疏者不能为之。

  

  枪法六妙

  

  一截:法曰此直来横受也,彼枪从我枪底正中,扎我手背及腹,则我之封闭提拿皆不能用矣。须将后脚移上,侧身将枪横下,如锯之截木,即以我枪贴彼枪削上,伤彼前手,凡彼枪正中来急,我不及拿提者,均可用之,然须防彼钩起。

  

  二进:法曰步步要紧进,然非无法而能进也。盖封闭提拿,防人之扎,所谓应兵。若但应而不能攻,应多力衰,为人所欺,则当于人未发之先,相击而进。于人即发之后,乘势而进。

  

  三乱:乱者,乱而取之也。彼此立势,坚固静暇,若必伺其动而进,则久而气怠,又难必其动中无变,当以梨花摆头、凤点头之类,或出或入,倏左倏右,使彼心手俱乱,而不知我之所向,则我可以因乱而进矣。然须前手圆活,后手坚固,又不可深入,防彼以静待动,此中元机当熟讲也。

  

  四定:定者,以逸待劳也。如被先发,必俟发满而应,若未满而应,则彼易于变换巧法,所谓隔水偷花也。若彼枪或左或右、或上或下,浅出浅入,是谓乱。我但须坚固两手,定而不动,待彼久而力衰,我以养成猛力,因衰进攻,以逸待劳,无不胜矣。总之,坚固正中,则彼自不扎我,我何虑彼之乱乎?法曰能乱人勿为人乱,正谓此也。

  

  五斜:斜者,言身法也。盖彼此枪身长短相等,我能着彼,彼亦能着我,封闭提拿之法,亦彼此均晓之,必须进步扎枪,使彼难避,若竟直身进扎,则反受彼之扎,当待彼枪进时,斜身偏闪,使彼枪从我胸前背后过去,而我则斜行进步发扎,则彼自不及革矣。兵法所谓以迂为直,以难为利也。

  

  六直:直者,言枪杆也。盖身既以斜进,枪须紧对彼之心喉头面,在我可以照顾正中,在彼难于封闭。法云时时取之是也。

  

  枪法五要

  

  一圈:法曰:“先有圈枪为母,后有封闭提拿。”圈枪者,取其左右圆活,上下旋转,无有定准,使彼心手摇惑,我即乘机而进。其法较之缠法稍疏,其转动之圆活处,全在身法。后手将枪根转动,前手则仍固正中,若两手俱摇,则恐彼乘虚而加力分排,取我之正中也。

  

  二串:串枪之法,在上下左右因势而攻开进扎,使彼不能闪转躲。如彼用铁牛耕地等低势利起,我故上扎以就其,及彼起,则我先串于下,因其往上之势而起之,未有不胜者也。左右与上下皆然,循环无方,变化不一,如活龙生虎,不可拿捉。知此者,进乎技矣,学者不可不讲也。

  

  三排:排者,我枪未动,彼枪从左右浅进出以乱我,则我用分排之法,后手固根不动,前手持紧左右,两下着力排开彼枪,直取正中,连身挨步进扎咽喉,势如破竹,彼虽急退,亦难躲闪,所谓中间一点难招架也。

  

  四压:压者,我枪从上压下彼枪也。我立四平,彼枪于虎口之下,脚膝之上而进,我之封闭提拿均不便用,虽有高搭袖可破,然恐急而莫及,法当先挪身略斜,以避彼枪,后手推枪,抬在后膝上,则出枪枝,专前手用力,将枪尖向彼虎口压下,则彼落枪而虎口必受伤矣。

  

  五扎:法曰:“当扎不扎,是一大病也。”持枪相对,彼此各存猛力,若彼扎来,我或用封闭以落之,或用偏闪以空之,彼枪既落坐,则力过矣。此时不扎,彼得收枪定势,新力复生则难以进扎,故必于彼旧力才过,新力未生时,进步扎之,则不能躲闪革架。若彼此立势未动气力,坚固之时,而先扎,则彼可架革而我先力,此谓不当扎而扎也。

  

  枪法三奇

  

  一软:兵法有云,柔能制刚,弱能胜强,即此中之软硬之道也。盖彼以硬进,我以硬进抵,两家用力,是为犯硬。力弱者必败,或力同而斗久何能必胜。若于彼枪用力刚猛之时,我用穿钩退步之法,候彼进深,猛气已过,却挪斜步扎之,则彼无所用其力,即巧中之斜步单撒手也。又如我枪先发,彼以猛力提拿,我却变为软,使彼力空,乃乘其不备之所取之,此皆谓之以软破硬。又如彼此立势,而我软势,吞吐进出,使彼不防,我于进后,方用硬力疾速取彼,此谓借软用硬也。此中变于无形,动于无声,学者不可不讲也。

  

  二闪:法曰:“不招不架,只是一下。”枪来只不招架也。如彼枪扎飞来,我革落之,彼必退出,此时我若进枪,则彼出,我追着亦不深,非胜算也。故必于彼进枪之时,左右斜闪而直进扎彼空处。使彼不及收枪,而我枪已着身矣。且彼来我往,着则无不深也。闪法详于诸巧法之内,乃枪中神境,不可忽也。

  

  三赚:古语曰:“香饵可以钓鳌,”即此意也。盖能扎枪者,必非庄家,定是会手。若我立势坚固,则彼不肯满进,彼进不满则我之以进亦不深,必先落空处,以赚彼进扎,而我乃以巧法取之,此中元机不可枚举,知此者进乎技矣。

  

  八母,本也。六妙,用也。五要,变也。三奇,巧也。尽此诸法,枪可以冠诸艺矣。

  

  吴殳,又名吴乔,字修龄,本江苏太仓人,早年入赘到昆山,遂占籍昆山。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(1611年),死于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得年85岁。吴殳是明朝灭亡后坚守志节的遗民,虽然年寿很高,又"高才博学",但一生设有任何功名仕履可述,经常过着寄人篱下的清苦生活。他学术上没有什么家学传承,学识主要得自"于书无所不窥"。但一生游踪甚广,多次往返于南北之间,与顺治、康熙年间的文坛人物多有交往,经历和学术活动都十分复杂。

  

  明末清初之际,南北文人中曾出现一股研讨兵学和崇尚武艺的风气,这应该与战乱频仍、国势危重的时代背景有关,也与一时勃然兴起的反理学思潮有关。当时,真所谓"风化所摩,学者比肩",徜徉其中的南北学人不一而足。举例说,北方有山西傅青主、傅眉父子的交结武僧和演练武艺;河北王馀佑、颜元、李恭、王源等对兵学与武艺的精研和传播,最终成为"颜李学派"的主要特点之一。在南方,吴兴文学家茅坤的孙子茅元仪,好学多识,喜好兵学,天启年间着《武备志》240卷,是晚明军事巨著,影响深远。钱谦益、程孟阳与多位身在低位的武林人物的交往,其中很有些耐人玩味的东西;黄宗羲、黄百家父子与抗清义士王征南的特殊友谊,这正是近世以来"内家拳"泛起的源头。陆世仪、冯杼、冯行贞等人,也都有具体的武事活动,有的甚至还有论说传存下来。但平心而论,这中间还要数吴殳用功最深,成就最高。他数十年潜心其中,贯通古今,融会南北,有多种武学著作留传下来,直到现在仍然闪烁着光辉,继续产生着影响。吴殳之"奇"主要在他成功地融合了文学、史学和武学,创造出独具一格的学术模式,是明清革代之际文武兼修学风中最突出的代表。

  

  吴殳博学多识,勤于著述,直到垂暮之年犹笔耕不辍。只是他"一生困厄",身后又十分寂寞,他的著作除《围炉诗话》、《手臂录》比较有名外,其他著作,有的已经亡佚,有的则仅以抄本存世,如荒寒孤碑,不为人知。

  

  据学者们研究,到目前为止,吴殳的著述一共有24种之多,其中保存到现在的13种,另外11种或已经亡佚,或存佚暂时不详。在这24种著述中,武学著述一共是5种。其中3种有刻本存世,2种只有抄本传存下来。吴殳的武学著作是中国武术史上十分珍贵的文献资料,对我们研究明清武艺的演变,了解一些重要的武术人物的活动等,都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。

  

  程真如

  

  明代海阳(今广东潮安)人。师事峨眉山普恩禅师,受枪法十八扎,十二倒手,并习动静进止、疾退攻守。其法攻守兼施,破诸武艺,称“峨嵋枪法”。

  

  石敬岩生年约明朝隆庆、万历之际。他"身长赤髯,性鲁重诺,侠肝义胆,在军中任武师多年,身经百战,多有战功"。

  

  石敬岩年青时曾受教于常熟县令耿橘学剑法。后随少林洪纪学习棍法,随少林僧刘德长学枪法。曾于万历中从都清道陈监军征讨二江苗民起义,以功受职为都司参将。

  

  万历年间,常熟发生"盐盗"薛四彭等人引起的动乱,县令耿橘招募勇土将薛四彭击毙,石敬岩是应募的勇士之一。

  

  崇桢六年(1633),敬岩至昆山,收陆桴亭、吴殳为弟子。陆桴亭是以理学闻名的遗民学者,吴殳是石敬岩武艺的主要继承人和传扬者。

  

  石敬岩的武艺以枪法为核心,兼及刀法(双刀、倭刀),都是临阵实用的军旅武艺。石敬岩教人习枪,最重戳、革二法。石敬岩的枪法朴实无华,极具实战价值,在明朝诸多枪法名家中独树一帜,被称为石家枪,在当时影响很大。

  

  洪记也作"洪纪"。明代少林寺僧。精棍术。万历中,与石电同往真定见"枪法近祖"刘德长,自恃其技少林第一,颇为轻蔑,及校技,其棍为刘拔去,乃心服,遂与石同拜刘为师。受刘指点,苦练枪法二年,刘复试之,功法厚实,博集诸家。崇祯年间,随将兵出战,单身远追敌,遇群敌,因寡不敌众而战死。


文章分类: 武术传承
会员登录
登录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